当前位置:创业网 > 如何创业 > 网络创业 >

“草根”手游创业者的哀叹:巨头之下,生存渺茫

时间 : 2017-11-27 来源 : 创业网 编辑 : admin 阅读 :

在国内手游圈里,小伟和他的团队可谓小有名气。作为华南地区排行前十的手游研发团队,前几年他们的确做了好几款能拿的出手的好产品。

然而从去年开始,随着网易《阴阳师》的火热,用户对于游戏内容也越来越挑剔,国产手游行业迎来了洗牌期。小伟告诉懂懂笔记,仅在今年上半年,身边就有不少认识的手游开发团队解散,看着昔日对手接连倒下,他非但开心不起来,反而开始变得紧张和浮躁。

“相比头部手游机构,我们的产品确实优势不大,内容上也经不起推敲。”缺乏内容开发实力,又不想被洗牌淘汰,他早已经陷入了纠结。更为严重的是,团队在运营上也面临着巨大资金压力,无奈之下,他从今年初开始决定:“抄,国内外好玩的手游先把模式Copy下来,更换人物和故事线条,就可以上架了,这样研发成本也不高。”

希望靠“抄”赚点快钱,以度过手游“寒冬”的小伟,却接连收到了好几张法院传票,有游戏公司把他们给告了。他感慨这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却完全没有想到,今天的这一切苦果,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2017年原本应该是手游市场人人有汤喝的阶段,自己怎么就这么背?这是无奈还是无能?或许,不明就里的他们只是手游行业大环境下的“扯线木偶”罢了。

红利之下,草根“代练”转眼成为手游创业者

“因为游戏,我跟我爸现在基本上还是不联系。”

从小到大,小伟在家中长辈眼中,就是个贪玩且不学无术的“坏孩子”。家境优渥的他,高中时就拥有了高配PC,并且沉迷于网络游戏之中。为此,父亲经常因为玩游戏的事情呵斥他。

“高考放榜,我一共才考了一百来分,全砸了。”因为父亲的一句“废物”,他带着800块钱离家出走,“那时候我发誓,我要在游戏上玩不出大钱来,我就不回家了。”

从玩代练开始,小伟与几位小伙伴组建了代练团队。一年多的时间,在积累了第一桶金后,他看到智能手机带动的手游市场火爆的苗头,决定自主创业做手游开发。

投入了有限的资金,扩充了技术研发团队,小伟成为了团队的“产品经理”和话事人。

进入手游制作圈后,思维上天马行空的小伟竟然是如鱼得水,一个个富有逻辑性的益智解谜类手游顿时间在各大应用分发平台中榜上有名。而游戏中许多内建的付费“锦囊”,也为团队带来了大量的收益,“在手游发展的初期,大部分(运营商)都是通过让手机自动订阅付费服务赚分成。(我们)能够让玩家心甘情愿掏钱已经很不容易了。”

大量的游戏经验,成为小伟进入手游行业的绝佳铺垫。从练级到手游研发,他往“通过游戏赚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但在取得初步成功之后,小伟所制定的一系列快速推进计划,却似乎让团队有点“超速”了。

疯狂扩张导致“创意枯竭”,心急如焚却“乱投医”

2014年,也就是小伟公司成立后的第二年,他们连续推出了六款手游产品,即便是在今天的市场中这也算高产了。然而高产的背后,小伟却遇到了新的问题。

“钱赚到了,但明显脑力不够用了。”小伟告诉懂懂笔记,前面的几款益智类游戏推出之后虽然大受追捧,但却耗费了团队成员大量的精力,而主导产品内容的小伟思维也开始枯竭了,“我开始想不到有创意的逻辑,许多想法都是尝试后推翻再尝试。”

因为缺少好的内容,团队饱受困扰,小伟在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但一位打小喜欢看仙侠小说的程序员告诉他,或许可以尝试将小说里的剧情主线搬到手机游戏上来。而且仙侠小说有其固定的受众群体,数量还不少。

从中得到启发的小伟,与这位同事在短时间内都泡在网上寻找受热捧程度较高的仙侠小说。对于部分剧情丰满内容扎实的小说,团队尝试联系原作者,“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想买他那个IP来做游戏内容。”小伟说。

经过一轮寻找与筛选,他们顺利找到了内容基础成熟且版权价格适宜的仙侠类小说IP。在原作者的帮助下,他们顺利将小说的人物与内容游戏化。只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这一款具有IP原型的仙侠手游就诞生了。

“只用了三天时间,安卓平台累积的下载量就破万,而且后台玩家注册数还在成倍增加,大家都很受鼓舞。”小伟告诉懂懂,因为游戏很受欢迎,所以他们希望能够快马加鞭的进行版本迭代,为这款游戏的OL(在线版)版本做准备。

从单机Bate版本到OL版本的推出,小伟他们足足花了半年多时间,而此时,国内的网络手游市场已经迎来了爆发期。小伟表示,2015年在珠三角区域,能够叫的出名号的手游研发团队就已经超过一百个,网络手游的代理运营或者联合运营公司甚至接近一千家,许许多多手游协会也营运而生。

面对庞大的市场竞争,小伟与团队的OL版本手游非但没有创造出单机版本的用户量奇迹,反而陷入了低迷状态。经过多个版本的改良和修正,游戏依旧不温不火,这也引来了联运机构的不满。

“(友商)火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我们还在不停的从游戏内容和逻辑上找原因。”小伟说,因为问题得不到解决,他自己也开始有些心浮气躁。在进行了多次内容和版本的修改之后,他与团队决定放弃这款“半死不活”的OL版仙侠游戏,转而寻找新的原创IP抓紧开发新游戏,“看着别人赚钱,的确有点眼红,着急,怕红利期就这么过了。”

相对于国外许多游戏厂商“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国内团队更希望能够快速达成收益,毕竟看着其他互联网行业的红利期稍纵即逝,这让 “小伟们”开始病急乱投医,许多创业团队常常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寡头垄断下的手游市场,靠“山寨”实现自我救赎

“本来我是不喜欢混协会的,但想看看别人怎么做。”

陷入新的瓶颈期后,小伟开始觉得自己应该要走出去多吸收其他团队的经验,所以他从去年就开始频繁参加各类手游协会和行业沙龙,试图看看别人是怎么赚钱的。在一次行业内聚会上,他似乎找到了想要的答案。

“等所有内容准备好开发完,就该摸到行业的天花板了。如果不想像小团队那样倒闭,就趁早想想。”一位行业代表告诉小伟,想赚钱要讲究“唯快不破”,所以没有时间和功夫可以去琢磨那些原创的东西,至于IP化游戏那更是奢侈的想法。说罢,他向小伟展示了自己公司的几款手游产品。

“我看他们的游戏,所有的主线内容都似曾相似。”小伟告诉懂懂笔记,这位代表想告诉他的就是,找一款热门的手游,看看游戏里面的那些桥段和情节设置,然后将所有的人物场景改头换脸,就成了一款新游戏。虽然收益和影响力远不如原版,但起码研发费用非常低,“他告诉我,行业里许多(手游)公司都是这么做的,就是为了快速赚红利期的钱。”

小伟发现,国内手游巨头也是通过“改头换脸”的方式抄袭国外游戏产品的内容和桥段。而这些“抄”来的优秀手游,却逐渐让国内玩家对内容本身变得越来越苛刻。

“无论是益智还是仙侠,我们的内容始终都没有受到追捧。”遭遇困境,他没有忘记要通过游戏累积财富,让父亲对他刮目相看的初衷。“我绝不会在他面前认怂。”

于是,小伟与团队的产品研发会成了“抄袭”讨论会,通过调研市面上大量优秀的手游产品。他们将游戏主线脉络完整抽出,然后做一些细节上的微调,再搭配上重新设计的人物和场景,起一个模棱两可的名字,这款新手游就可以在分发平台上线了。

这种类似于“部落冲突”的即时策略手游在很多下载平台上随处可见,名称也都大同小异,下面评论区众多玩家的谩骂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但这招确实能赚钱。”

据小伟透露,这样一款看似“山寨”的手游,去年下半年开始每个月都能为公司带来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收入,除了玩家充值之外,他们还会与广告公司合作,在游戏内推送营销内容,以此获得主要收益。这一样做,不用投入过多研发精力,所以每个月都能推出将近十款手游,累积下来收益颇丰。

“但我就是命不好。”本以为能够通过“抄”手游赚大钱的小伟,却在上半年陆续接到了多家手游巨头的“诉状”,但是他认为对方“就是贼喊捉贼”。

不过势单力薄的小伟以及团队,将面对的很可能是上千万元的赔偿,数额之大可以令他之前的一切努力归零,甚至欠下一屁股巨债。在经过多轮调解之后,心力憔悴的小伟无奈中才上演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据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手游用户规模达5.23亿人,市场规模783.2亿元。在《王者荣耀》与《阴阳师》的激发下,中国手游市场活力再现。

但仔细观察却不难发现,手游市场已经逐渐成了寡头们的游戏,越来越多的手游团队没有享受到市场激活之后的红利,更多的是像“小伟”们那样陷入困境。

手游真的已经变成巨头的游戏,小伟有些茫然:自己通过游戏发财回家见父母的愿望,还有机会实现吗?



【版权与免责声明】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admin@91cyl.com,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本站内容除非来源注明创业网,否则均来源于网络转载,涉及言论、版权与本站无关。

热点信息

推广内容:

相关推荐

信息推荐